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今日从化

硝烟虽已远 精神应永存(图)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7-06 09:08

重温陆军第六十二军一五七师抗日事迹

陆军第六十二军一五七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

  编者按:1945年9月2日,三个法西斯轴心国中最后一个国家日本正式投降,宣告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结束。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如今我们拥有的安定繁荣的生活,是无数的将士用他们的生命换来的,正是他们挥洒热血,奋勇抗敌,才让我们这些后辈不必在战火中流亡。战争的硝烟虽已远去,而历史和抗战精神不应被忘记。近日,记者跟随《南粤抗战丰碑》摄制组,走进我市北部,沿着历史的足迹,再次探访他们的事迹。

一座抗战英雄的石碑

  优美的流溪河大坝的右边,沿着水库边有一条小路蜿蜒而上直达山头,四周绿树环绕,风景如画。小路的尽头就是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我市重点文化保护单位:陆军第六十二军一五七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该纪念碑原本位于良口镇牛背脊,是1943年(民国32年)12月,为纪念1939年12月第一次参加粤北战役、在从化牛背脊截击日军的国民党六十二军一五七师阵亡将士而建。后来因为要修建流溪河水库,在1987年迁建于水库旁边向阳之处。尽管要来到陆军第六十二军一五七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前并不容易,但是纪念碑前摆放着人们献上的花篮,还有一束刚刚从附近摘来的鲜花。

  陆军第六十二军一五七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坐东北朝西南,气势雄伟。纪念碑分为三层,第一层高1.15米,第二层高1.26米,第一、第二层均有9级石阶可登;第三层为纪念碑,高12.27米,宽0.95米。碑顶端四面浮雕62个凸块,标示第六十二军;碑顶正面雕刻国民党党徽,下面刻有原国民党第七战区司令余汉谋题字“陆军第六十二军一五七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碑座四壁嵌4块碑石,正面的碑文为六十二军军长黄涛撰书,其它三面碑文分别为一五二师师长陈见田、桂浔刘栋材、武平练惕生所撰写的碑文、碑铭、碑词、牛背脊战役纪要及406名阵亡官兵姓名、职务。纪念碑外围四周建有石雕护栏,气势壮观宏伟。

  据良口镇工作人员介绍,陆军第六十二军一五七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原本是建在牛背脊圩,即第一次粤北会战主战场遗址上,后来因为要修建流溪河水库及流溪河电厂,牛背脊圩划入库区,成为一片水底世界,纪念碑被水淹没。后来,从化县人民政府决定将此碑迁移至水库边的山上重新修建,纪念碑得以重现原貌。2006年政府再次出资进行维修,如今已经历七十年风雨的纪念碑依旧屹立在天地间,承载着世人对抗战将士的哀思和缅怀。

一段英勇的抗战故事

  陆军第六十二军一五七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记述着第一粤北会战,中华儿女抗击日寇的故事。而故事的发生地——良口牛背脊,现在已经是流溪河水库的一部分,难以探寻它的踪影,而当年居住在这里的村民,也都因为建立水库而纷纷离开,想要了解六十二军抗击日寇的事迹,只能从志书等史料中翻查。

  在市国家档案馆的藏书中,有一本《从化革命史址通览》,记录了第一次粤北会战牛背脊战斗的情况。1938年10月下旬,日军占据广州后,企图夺取粤北,打通粤汉铁路。1939年12月17日,日军12万人兵分三路进攻粤北。同年12月26日,国民党六十二军军长黄涛向第十二集团军长官余汉谋请求拦腰截击良口牛背脊之日军获准后,马上命令国民党一五七师攻占牛背脊,争取把日军截成两段,使日军的交通联络与补给运输受阻,试图扭转战局,阻止日军进入粤北。

  一五七师练惕生师长接到命令后,部署四七一旅为左纵队连夜行军,于27日清晨向驻扎在牛背脊的日军发起攻击。左纵队以李友庄团长的九四〇团为前卫,由佛冈出发、经耀洞、箭竹坳向牛背脊搜索前进。27日3 时许,先头部队搜索至离牛背脊约20公里的箭竹坳时,与日军前哨部队相遇,双方立即发生战斗。在国民党军追击炮、重机枪的打击下,日军向牛背脊败退。前锋营乘胜追击,同时掩护左翼部队前进。而由何铁南排长带领的尖刀排则迅速抢占牛背脊西北端制高点尖峰山,在尖峰山顶住日军在钢炮、机枪掩护下的数次强攻,顽强坚守一昼夜。最后,该排牺牲39人,仅7人生还。27日下午,国民党军九四○团九连的胡邦雄排长和张三班长首先带队冲入牛背脊圩。该团占领圩内各要点后,派出2个连队围攻牛背脊西面山岗之敌。

  而右纵队则以李上达率领的九三八团为主力,由佛冈水头,沿鲜水坑向牛背脊进军。该团前卫连在鲜水坑附近的无名高地上,居高临下消灭日军一个加强中队,另一个连在胜塘摧毁日军一个临时山炮阵地。纵队主力沿着前卫连的行进线路得以迅速前进。

  到了28日清晨,国民党后续部队已陆续赶到牛背脊并展开猛烈攻势,相继攻克各据点。日军只靠飞机掩护下分别向吕田、良口溃退。这次战斗击毙日军官兵1900 多人,击毁汽车100 多辆,而国民党一五七师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牺牲将士900 多人。

  人们已经看不到当年牛背脊战火纷飞的场景,但依然可以从刻在陆军第六十二军一五七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上那一个个曾经鲜活的名字中感受到,战争带给我们的伤害。历史不应被遗忘,为了和平我们应该记住那段硝烟弥漫的岁月,记住那些为和平献出自己生命的人,更应该将抗战精神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文/图  记者刘骏杰)

返回顶部打印页面关闭本页浏览次数:198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