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议政建言
关于解决农村地区饮用水安全问题的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8-08-31  来源:

    2018年是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让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从化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的关键之年,围绕区委、区政府将乡村振兴工作摆在首要位置的战略布局,区政协紧扣区委中心工作开展政治协商,以民生保障优先,将“解决农村地区饮用水安全问题”作为今年区政协重要政治协商议题之一。围绕这一专题,区政协在今年第二季度期间,由区政协领导和有关负责人、部分区政协委员、区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区内部分高校专家组成的专题组,开展了一系列调研活动。调研组走访区水务局听取了有关情况介绍;深入太平、鳌头、良口和江埔4个镇(街)实地察看部分水源供水点及管护情况,随机调查部分村社农户了解日常生产生活用水情况,并召开调研座谈会听取各方面意见和建议;委托其他4个镇(街)走访农户收集反馈有关情况;赴惠州市惠阳区开展学习考察,借鉴该地区农村饮用水建设工作经验。经多次研讨,形成了专题调研报告:
    一、全区开展农村改水情况及主要成效
    从化区现有221条行政村,2622个经济社,农村常住人口48.78万人。根据广州市委、市政府及区委、区政府部署,我区于2001—2010年的农村一次通水工作共投资16144.69万元(其中广州下拨4146.19万元、区补贴914.8万元、镇自筹940.7万元、村民自筹10143万元),立项建设了210个项目工程,涉及210个行政村、1412个社,惠及39.4万人;于2011—2014年开展了农村二次改水工作(在原有通水基础上对未完善的村社饮用水设施进行改造),共投资9730.8万元,其中广州市资金6901.8万元,区财政配套2829万元,立项建设177个项目工程,涉及142个行政村、910个社,惠及19.85万人。
目前区内有108条行政村262210人饮用市政自来水;66条行政村111969人饮用山泉水;7条行政村14036人饮用地下水(深水井);4个行政村9200人饮用分散式井水;余下36条行政村90401人混合饮用市政自来水、山泉水和地下水。
    二、存在的问题
    我区农村饮用水通水、改水工作虽然取得一定成绩,但由于农村通水工程建成时间长、设计标准低、设施管护不到位,且通水、改水资金缺口大和管理机制不健全等原因,农村饮用水安全仍存在不容忽视的问题。经初步统计,“广州市政府12345热线”2017年全区累计收到群众反映水质、水量、水压和水管破裂等农村饮用水安全问题工单191件(已答复);2018年全区上半年累计收到工单198件(已答复185件),已超过去年总量,呈倍增上升趋势,饮用水民生问题迫在眉睫,急需解决。
    (一)农村缺水问题突出
    1.未接入市政水村(社)存在季节性、水源性缺水现象。目前我区“偏、远、山”地区的113条行政村,由于地处偏远,人口居住分散,建设成本高昂,没有接入市政供水管网,普遍缺水。一是山泉水或井水因季节原因,每年在枯水期水源水量不足,造成季节性缺水,如江埔街高峰村,两口深水井已分别打入168米和216米仍无法解决全村用水问题,群众深受困扰;二是许多村社集中供水水池容积偏小,日供水能力多数在100立方左右(1000人用水量),而目前我区农村户籍人口普遍达到1500人以上,存在刚性用水短缺情况,有个别村在节假日和干旱期甚至采取“用一停二”措施。
    2.已接市政水村(社)存在功能性缺水现象。一是部分入村(社)支干管网设计管径偏小,无法满足自然人口和外来人口增长以及村(社)经济发展的用水需求,存在较大用水缺口;二是我区农村通水工程多数建于2000年甚至更早,相当部分村(社)入户支干管道已残旧破裂,普遍存在10%至20%的渗漏情况,严重造成管道水压不足,在用水高峰期经常出现缺水现象。此外,由于管网渗漏严重还引发了一些连锁反应(供水企业对部分用水村社按总表收取水费,而村社每月按户收取的水费因网管渗漏出现不同程度损耗,损耗费用由村社买单),造成社会面不稳定。如太平镇井岗村委由于漏损太大拖欠水费已被区第三水厂起诉,至今无力偿还,全村将面临断供水问题。
    (二)水质安全隐患大
    1.部分企业供水质量不稳定。目前,我区共有13家供水企业,其中国营2家、政企合资4家、民营7家(含1家基本关停),由于设施设备、经营管理、技术人才、资金实力等方面的差异,加上部分供水企业缺乏再投资的动力,造成供水质量参差不齐。如江埔水厂(民营)由于运营管理差、制水工艺落后等原因,目前已基本关停,转由区第三水厂(国营)供水。
    2.饮用水源缺乏保护措施。目前,我区除设立大型水源保护区外,对分散式的独立小型农村供水点(日供水量1000立方以下)未设立保护范围,普遍缺乏相关保护性规范和措施,以致部分取水点周边出现耕种和养殖等情况,其农药化肥及禽畜排泄物极易渗入地表造成污染,存在较大安全隐患。此外,有的水源林遭到破坏,涵养水源功能退化,雨水季节水源水质浑浊、杂质较多。
    3.农村饮用水工程设备简陋、工艺落后。我区农村集中式供水主要以村(社)为供水单元,供水分散,不成规模,设计建设标准普遍偏低,防护措施不健全,除有简单过滤(水源取水点水泥井渗透粗滤及清水池前砂滤)外,缺少混凝、再沉淀、水质消毒流程,与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相比存在饮水卫生安全隐患。
    4.水处理设施普遍缺乏有效管护。由于缺乏建后管护专项资金和统一管理规范指引,各镇(街)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大多将管护责任下放到村,部分村通过“村规民约”下放到社,部分社按照“谁用水谁负责”下放到农村用户进行粗放式管理,以致部分村社计量收费普及率低、水价定价未含维修费用,甚至不收水费等,设备出现问题无力进行维修更新。因欠缺专业、统一、集中的管护,部分村社出现村民私接供水主管网进行养殖和灌溉情况;部分农村供水设施甚至出现输水管道堵塞,水池和过滤池失效,管道阀门失灵或损坏等情况,水质安全无法保障。以去年吕田镇安山村出现的农村饮用水安全问题为例,根源就是缺乏相应的水质管护而引发。
    (三)管理机制不健全
    1.组织架构不健全。农村饮用水安全是一项系统性的工程,需要协调处理的工作较多,涉及面广。但目前该工作仍以水务部门牵头组织实施,缺乏定期的联席议事机制,在日常工作统筹协调上存在较大的制约。
    2.管理制度不完善。除按2014年广州市下发的《广州市农村供水工程管理手册》外,还是沿用2006年区府办印发的《关于加强农村自来水管理规定》,管理规定不够细化,操作指引不够具体,部分的内容已不能适应目前农村饮用水设施管理的形势。
    3.水质监管不到位。我区部分农村供水工程没有按照《村镇供水单位资质标准》(SL308-2004)进行定期的水质检测,各镇(街)均无水质检测设备和专职水质检测人员,缺少净水设施及管网日常维护管理资料及工作记录。由于农村水源地规模小,分布分散等种种原因,除卫计部门按15%比例每年2次对水务局已投入使用的农村集中式供水点进行抽检外,各村社水质检测只能依靠各村自行取样到区疾控中心送检,而且送检时间基本是一年才送检一次,甚至更长。致使目前农村饮用水水质缺乏相关部门的水质评估,对是否达到饮用标准缺乏科学依据,总体情况无法掌握。
    (四)群众安全用水意识淡薄
    群众对农村饮水安全的重要性认识不到位,缺乏有效的宣传引导。部分群众对安全饮水意识淡薄,认为只要有山泉水喝就行,对市政自来水要合并收取污水处理费不理解,不愿接驳市政自来水;部分群众把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看成是政府独家承办的公益事业,单纯依赖政府,存在“等、靠、要”思想,有些供水工程存在群众不配合,施工走廊提供难等问题,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职能部门、镇街工作的积极性。
    三、解决农村地区饮用水安全问题的建议
    党的十九大提出,从现在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不能把饮水不安全问题带入小康社会”。水是生命之源,与群众生活和健康息息相关,是小康的根本,是民生中最大的民生。因此,我区农村饮水安全工作任务繁重、形势刻不容缓,要按照规划引领、统筹推进,巩固成果、稳步提升的原则,精确倒排目标任务,全力打好攻坚战,最终实现城乡供水一体化,彻底解决全区农村饮用水安全问题。为此,建议如下:
    (一)加速推,全面实施农村饮用水升级改造工作
    一直来,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农村地区饮用水安全工作,今年已划拨专项经费由区水务局委托第三方专业公司对全区221条行政村的农村饮用水情况进行实地摸查,并落实了项目启动资金。目前,已完成摸查评估及编制可行性方案设计并通过了专家评审,现正对方案作进一步完善。下阶段,要采取有力措施,集中人力、财力、物力,按照城乡统筹、突出重点、建管同步、长效运行的原则,通过新建、配套、升级、改造、联通并网等措施,加快实施农村饮用水工程升级改造工作。
    1.强化组织领导,明确职责分工。农村饮用水工作面广、量大、任务重,为确保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升级改造工作顺利实施,建议由区政府牵头,成立由水务、发改、财政、审计、卫生、环保、国规、林业、农业、宣传等多个部门和各镇(街)组成的高规格领导机构,明确职责分工、落实责任措施,强力统筹农村饮用水安全工作的有序开展。同时,把农村饮用水安全工作纳入政府目标考核内容,制定严格的考评和责任追究办法,强化督导检查,强化责任刚性约束,确保农村饮用水安全项目的资金、人员、用地条件等落实到位。
    2.高标准规划,高起点建设。农村饮用水安全升级改造可行性方案要坚持高标准规划,按照建设标准化、供水规模化、管理规范化的要求,实现城乡供水一体化的长远目标。一是对已接驳市政用水的片区,全面进行管网升级改造。对于主管道建设,应处理好生活用水和生产经营用水的关系,适当扩大现有管径,为日后人口增长和经济发展预留空间,避免重复投资。二是对未接驳市政用水的村社推进市政管网的扩网延伸。我区12家供水企业,设计供水总规模每日34.32万立方,实际仍有约每日13万立方供水能力补充。要充分发挥我区水资源作用,通过扩网、增建加压泵房等方式,尽可能将有条件喝上市政自来水的村社“一网打尽”。三是对市政水网不能延伸、覆盖的村社,将原有“小、散”供水点进行资源连片整合,升级改造为“小型供水站”,通过标准化建设实现连片式、规模化供水,确保村民喝上放心、稳定的自来水,并实行装表入户,计量收费。此外,要参照大水厂的管理要求和规范,制定“小型供水站”相关管理办法,实行“小型供水站”管理一体化、规范化。
    3.多方筹措资金,加大资源整合力度。一是要积极主动向上级有关部门汇报,争取项目资金更大的支持,同时区委、区政府要继续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将“十三五”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建设所需资金予以优先保证。二是要加大投入,加快区内供水企业的资源整合,逐步对各镇(街)水质水压水量供给不稳定、管理不善、缺乏再投入动力的自来水民营企业和政企合资企业,尽可能采取并购的方式收归国有,统一由区第三水厂联通并网供水或整体移交给市水投集团建设、运营、管理,最终实现全区饮用水供水和管理“一张网”。
    4.分步实施,建管并行。科学制定新一轮农村饮用水安全工程三年行动计划,重点要确定好首年建设目标任务。优先推进市政管网的延伸和解决目前饮用水问题严重的村、社。通过成熟一批实施一批促进一批的方式,有步骤、分阶段推进,并实行建好一处,归口水务部门专业管好一处。同时,要制定过渡性补位措施。对未能及时进行升级改造的村社,各镇街要加强对工程设施的建后管理并积极筹集维护资金,保障群众用水安全。
   (二)加强管,建立完善工程建后管理和运营机制
    经初步统计,目前我区已建成饮水安全工程 387处,数量还将增加。要立足于区的层面有章理事、有人管事、有钱办事,加快完善农村饮水安全工程运行管理办法,设立专项管护资金,建立起有效的基层技术服务体系。
    1.研究制定我区农村饮用水安全工程运行管理规定。明晰各类农村饮水安全工程产权、管理主体、管护责任,健全运行管理制度,加强和规范从化区农村饮用水设施管理,巩固从化区农村饮用水工程建设成果。
    2.探索建立区级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维修管护专项资金。通过财政补助和水费提留等多渠道筹措资金,为农村饮水安全工程长久和良性运行提供资金保障。
    3.探索实施基层服务管理市场化运营方式。通过引入有资质第三方公司对辖区内农村饮用水建后工程等进行专业、统一、集中的管护。
    4.加强风险和应急管理。建立完善农村饮水安全保障应急预案,及时妥善处置农村饮水安全突发事件。
    (三)加力护,切实加强水源建设保护和水质保障工作
    相关职能部门要密切配合、联同协作,全面落实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水源保护、水质监测“三同时”制度。
    1.加强水源保护规划。水务部门要结合农村饮用水设施升级改造工作,加快规划与布局农村饮用水水源地,对农村小型供水点(日供水量1000立方以下)要统一划定保护范围,设立统一的保护警示标识,制定统一的处罚管理条例,努力做到“建一处工程,保护一处水源”。
    2.建立水质定期检测机制。卫计部门要重点对尚未接驳市政用水的村社加强水源水和小型供水站输出水进行水质检测,确保每年不少于2次进行全覆盖式的监测,保障水质达 标。水质监测检测工作,建议探索购买服务形式,通过有资质的第三方公司进行检测或送检。
    3.加强水质动态监控与预警。环保部门要定期开展水源地巡查,对可能影响农村饮用水水源环境安全的各类重点行业、重点污染源,加强执法监管和风险防范,避免突发环境事件影响水源安全。
    4.加快农村水源点范围林相改造。林业部门要对农村小型供水点水源保护范围的林地进行全面摸查情况,指导支持林地所有权者进行必要的林相改造,多种植涵养水源的树木。
    5.落实属地责任。各镇(街)要结合乡村振兴、特色小镇建设、农村环境综合整治等工作,大力整治水源保护区(范围)周边生活污水、垃圾及畜禽养殖废弃物等问题,综合防治农药化肥等外源污染,确保源头水质安全。
    (四)加温促,营造农村饮用水共建共治共享良好氛围
    1. 广泛宣传发动,形成共建力量。充分发挥报纸、电视台、电台、各单位官网和微信公众号等各种媒介的特色和优势,通过示范带动,以看得见、摸得着的效益,充分宣传、充分发动群众,从建设初期就积极投入到饮用水安全工程建设中来,促进农村饮用水升级改造工作顺利开展。
    2. 深入学习宣讲,形成共治意识。充分利用“新时代讲习轻骑兵”宣讲团这一灵活载体,以党建带动农村饮用水安全学习宣传。深入开展进农户、进村社、进集市、进社区、进校园宣传活动,教育引导群众牢固树立安全用水、节约用水、有偿用水、文明用水意识,积极参与和支持饮用水安全保障工作,真正实现共治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