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议政建言
关于完善我区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5-09-29  来源:
    为了进一步推动我区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今年6月区政协常委会组织开展了“完善我区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专题调研。调研组先后到区委宣传部、区文广新局、体育局、江埔街、太平镇、良口镇、鳌头镇、番禺区沙湾镇以及莲塘村、联星村、龙聚村、帝田村、良明村等8个村(居)进行了实地调研,并与区编办、财政局、人社局举行了专题座谈会。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基本情况 

    (一)文化服务体系初步形成。各级党委、政府重视农村公共文化建设,不断加大建设投入力度,农村文化基础建设不断加强,农民的精神生活有所改善,文化建设成效逐步显现。对照《国家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2010—2020年),到2015年,我区已基本具备或启动该标准中规定的22项基本服务项目和内容,初步形成了点面结合、形式多样、活动丰富的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较好地满足了农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缩小了城乡公共文化服务的差距,推动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区财政已将农村公共文化服务建设经费纳入年度预算安排,2011至2015年区财政共投入3889.5万元。同期,篮球场、健身广场及足球场等农村公共体育设施,投入共约1317.5万元。全区农村建立了一支200多人的文化管理员队伍,文化室管理初步实现常态化。
    (二)基础设施网络初步建成。以区图书馆、区博物馆和区文化馆“三大馆”为中心,以镇(街)文化站为纽带,以村(居)文化室为支撑的三级公共文化设施网络,基本覆盖全区城乡。按照“农村十里文化圈”要求实施“文化惠民工程”,至今全区5镇3街、221个行政村(包括流溪河林场)共建村级文化室268间,覆盖率达100%;符合省农村文化室“五个有”标准的达标文化室有139间,达标率为51%,各文化室均配置了不同数量的图书、电脑、文体用品、音像设备等;部分镇(街)制定实施了《村(居)文化室管理工作方案》等制度。在2011年全国第三次文化馆(站)评估定级活动中,良口镇文化站评为省特级站,实现了我区文化站特级站零的突破;太平站、吕田站和鳌头站评为省一级站;其余镇(街)评为省二级站。全区221个行政村基本建有以篮球场、乒乓球台和健身路径为主的体育设施,区、镇(街)、村(居)共有体育场地2337个,每年均举办体育“三下乡”活动,农村体育活动氛围比较浓厚。
    (三)城乡资源共享初步实现。2012年以来,以区图书馆支中心为中轴,以镇(街)文化站、图书馆分馆、农家书屋为依托,初步把农家书屋、党员远程教育、农村科普宣传、法制宣传等资源加以整合利用,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基层服务点基本实现全覆盖,可以承接和分享广州市城区的公共文化信息资源。区图书馆利用“岭南流动书香车”在全区建立了各种形式的基层服务点17个,并将具备条件的逐步纳入广州地区“通借通还”体系。重点推进广播电视工程建设,2011至2015年共投入经费1000多万元,推进我区村村通有线广播(试点)工程44个村;投入资金1430万元完成了我区架(敷)设村村通光(电)缆总计约480公里;投资1172万元正在建设三百洞发射台等工程,投入使用后可覆盖我区良口镇以南和珠三角部分地区,使我区广播电视农村人口无线覆盖率达到80%以上。 
    (四)文化活动需求初步满足。不定期举行送书、送戏、送展览、送电影等“四送”活动,让群众在家门口就享受到一定的文化服务。2011年起,连续实现了每年每村每月放映一场电影(每年2652场)的目标。在村(居)组建了100多支业余文艺宣传队,区文化馆的老师定期下乡为宣传队编排节目、开展辅导,变“送文化”为“种文化”。重大传统节日期间,乡村的醒狮、曲艺、掷彩门、象棋等传统文体活动广泛开展。其中,祠堂文化建设成为我区农村公共文化建设一大亮点,太平镇菜地塱村,温泉镇宣星村等成为示范点。文艺志愿服务活动比较活跃,区书法家协会、美术家协会、舞蹈家协会、摄影家协会、楹联学会等组织的艺术家,到镇(街)、村(居)积极开展志愿服务活动。2013起,每年争取上级30万元经费,组织开展“一区一品”水族舞的传承工作。区、镇(街)组织举办了各种形式的广场舞、太极拳和好声音比赛,满足了群众的文娱需要。广泛印发《今日从化》《文明导报》等,为我区搭建了共同倡导文明礼貌新风尚的沟通平台,发挥其引导广大农村青少年及农民群体积极向上、自觉遵守社会公德的作用。 

二、主要问题和困难 

    (一)意识滞后统筹难。调研显示,目前我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偏低,全区上下仍以发展经济为工作主线,各级领导干部对加快公共文化建设的意识还比较淡薄、认识比较模糊,没有真正把农村公共文化建设纳入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规划中有计划地予以推进。具体来说,存在以下几种倾向:重经济建设、轻文化建设;重硬件设施建设、轻资源整合利用;重自身工作落实,轻整体谋划推进;重管理整齐划一,轻特色个性发展;重建设轻管理,缺乏长效机制;经费人员不足,运行保障不力;主体单位主动性不足,存在不同程度的等、靠、要思想等,整体发展仍处于较低效、较粗放的初始阶段。
    (二)保障不足达标难。近5年来,区文化事业经费年均实际投入不足800万元,约占财政年度总支出0.6%,远低于省、广州市“文化事业经费占财政一般性支出1%”的规定,以致一些本应由政府加大扶持力度的文化单位长期投入不足。文化事业多元化投融资机制尚未完善,很难筹措资金发展农村文化事业,导致农村文化活动内力不足。全区仍有四个镇(街)文化站达不到省一级建设标准,其中太平站在通过省评后暂改作他用。由于缺少建设用地、建设资金等,全区还有129个村居文化室未达到200平方米的建设标准。村社集体缺少必要的活动经费,部分村(居)仍没有按要求落实文化管理人员,基层文化活动难以持续开展。大部分村级文化室和农家书屋选址不合理,建设不规范,管理不完善,利用率较低。农家书屋多数设在村委或者村里的祠堂,环境及卫生状况比较差,管理不到位,书籍、报刊未能及时补充更新;有的图书阅览室与老人儿童康乐室混在一起,功能划分不够科学合理。文化信息共享工程支中心、基层服务点在硬件的配置、专项运行经费的投入总体偏少,个别镇(街)投入基本为零。从化北部发射台建设由于用地问题推进缓慢,没法满足北部山区部分农民收看电视的需求。 
    (三)管理缺失服务难。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改革亟待深化,区宣传、文化、旅游等部门和镇(街)的文化建设职能未形成强大的工作合力。2003年机构改革后,8个镇(街)8个文化站的机构、人员、编制均被取消,镇级文化站是处于“三无”状态(无机构、无专干、无经费),镇(街)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主要由组织宣传办公室或社会事务管理科及其下属事业单位社会事务服务中心来兼管;农村文化管理缺乏专业人才,缺乏有效运行机制,基层文化阵地作用难以发挥。具有从化本土文化特色的外宣品、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水族舞、猫头狮等)和优秀传统工艺产业化探索举步维艰。区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镇级文化站、村级文化室虽实现了免费开放,但服务水平不高、辐射力不强。村的体育健身器材无人维护管理,健身设施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损坏,存在安全隐患。文化下乡活动存在形式单一、内容老化等问题,未能满足日新月异的群众精神文化需求,文化下乡活动出现冷遇。如送电影下乡在农村效果不明显,观影群众很少,未能达到预期效果。许多村落留守人群多为妇幼老残,要么没有能力去思考“公共文化”问题,要么没有兴趣参与公共文化生活。
    (四)氛围淡薄提升难。“山、大、散”是我区农村的主要特点,广大农村高雅文化氛围普遍淡薄,农民的高品质的文化生活比较匮乏。农民多数时间是看电视、串串门、打扑克、搓麻将、聚餐喝酒,个别甚至参与赌博、吸毒、邪教等非法活动;读书看报、欣赏艺术、参加团体交流、学习传统优秀文化等高雅活动很少。如何把农民分散、个体的能力凝聚成一股集体的文化力量,提高其整体意识,逐步丰富农民的精神生活,是非常值得思考和重视的问题。此外,农村公共文化建设一般以行政村为单位,上级各部门的各项政策、资金、资源都是按行政村进行配套,村级文化设施多建设在村委附近,文化下乡活动也多在村委附近开展。实际上,农民一般是以经济社为居住、生活、娱乐的组织单位,经济社建设文化设施、组织文化活动的意愿比较强烈,但是由于缺少政策、资金、场地等而没法实施。如何破解行政村到经济社之间的发展服务障碍,是农村公共文化建设中存在的“最后一公里”问题之一。

三、工作建议和意见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四个全面战略”的推进,中国梦的实现,需要强大的物质力量,更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针对目前存在的问题和困难,通过采取强化公共文化工作等措施,努力实现“党委政府统筹推进有力,各方资源有效整合利用、建设活动资金保障到位、文化生活丰富有特色、健康文明氛围浓厚”,努力探索出全面推进我区农村公共文化建设的新路子。
    (一)抓统筹引领发展。
    1.完善管理制度。进一步发挥好各级党委“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核心组织作用,不断完善党委领导、政府管理、部门协同、权责明确、统筹推进的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管理制度,进一步调动各方积极性,形成工作合力。切实将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纳入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把文化建设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摆上同等重要位置,纳入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确保农村公共文化建设落实到位。
    2.强化干部意识。有计划组织各级领导干部深入学习贯彻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和广东省《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实施意见》,从广东建设文化强省和广州市构建世界文化名城的战略角度出发,立足从化实际,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充分认识文化建设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3.明确工作计划。区、镇(街)、村(居)要根据人民群众文化生活的需要,提出长期、中期及年度的农村公共文化设施建设项目库,制订和实施年度建设计划,统筹建设农村文化站(室)、文化广场、宣传长廊、文体培训中心、休闲场所等。同时,要制订和实施年度农村公共文化活动计划,确保活动有计划、有落实、有检查,各级文化主管部门要做好指导工作,从而使各类公共文化设施真正“用”起来,使各种公共文化活动“活”起来。 
    (二)抓保障落实发展。 
    1.加大财政投入。加大财政投入力度,确保文化事业经费的投入达到占财政一般性支出1%”的规定,且增幅不低于当年财政收入的增长幅度。农村公共文化建设及活动经费应纳入区、镇(街)、村(居)三级财政年度支出预算,并纳入工作绩效考核的内容。要将公共文化设施建设、图书购置、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文化人才培训、文艺创作奖励、群众性文体活动补助等经费列入财政预算,使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和公益性文化事业单位所需的资金得到保障。
    2.鼓励社会投资。依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文化服务工作的意见》,面向社会办文化,通过政府购买的、社会承办或政策支持、区场运作等方式,引导文化资源向农村公共文化服务领域合理流动,推动农村公共文化服务项目和公益性文化活动的开展。
    3.明确层级责任。进一步明确区、镇(街)、村(居)各级公共文化建设责任,突出镇(街)、村(居)的主体责任。继续强化中心城区文化辐射力建设,着力健全镇(街)公共文化管理机构、活动场所和人才队伍建设,不断完善村、社基层文化阵地建设,努力充实基层公共文化生活。针对我区农村人口分散、人口主要集中在各个经济社(自然村)的情况,有计划、有步骤地推进公共文化设施、公共文化活动向全区2000多个经济社的延伸和覆盖。 
    (三)抓特色加快发展。 
    1.增加产品供给。组织引导文艺工作者创作紧扣时代脉搏、体现从化地方特色、百姓喜闻乐见的精神文化产品,让群众更多地关心文化、参与文化、享受文化;改变单纯的开展文娱演出的做法,把弘扬传统文化、传播时尚文化与发展生态经济(旅游、农业等)结合起来,使农村公共文化活动具有较高的频率、较强的渗透力来凝聚人气、感染群众,传播正能量,营造良好氛围。
    2.弘扬本地特色。按照“一村一特色”“一地区一品牌”的思路,努力打造一批具有从化特色的文化品牌,以“特色村社”“特色品牌”带动公共文化活动广深开展。依托传统节庆、重大庆典等活动,重点办好掷彩门、添灯上灯等民俗节庆活动,以及水族舞、醒狮、猫头狮、麒麟舞等民俗表演。利用从化山水自然条件优势,积极开发各种户外登山路径,整合从化乡村的经济、文化资源,拉动地方经济发展。
    3.完善服务管理。根据村(居)文化场室和公共文化活动的特点,分类制定服务质量标准,建立健全绩效考评机制,从制度层面抓好农村公共文化日常服务管理,切实用好广州市每年每村1万元工作经费等资源。与时俱进,积极利用“互联网+”、微信、短信等新型信息交流平台,不断丰富和完善农村公共文化服务的方式和方法。 
    (四)抓队伍推动发展。
    1.重建管理队伍。镇(街)、村(居)是基层公共文化建设主体,农村各项公共文化活动能不能真正“动”起来、“活”起来,关键在于文化管理队伍有没有“立”起来、“带”起来、“跑”起来。建议研究恢复镇(街)专职文化站设置,配备专职管理人员,落实工作经费,完善专门管理制度。设法建立村(居)文化建设专职人员,做好公共文化场室管理及一般性公共文化活动组织工作。
    2.提升专业队伍。抓好文化系统现有专业人员培训,着力提高人员素质,更好地服务基层公共文化建设;加强艺术界专业协会建设,发挥文化艺术人才丰富城乡文化生活的作用;建立乡土文艺人才库,充分发挥乡土文艺带头人的作用,催生基层文化;积极挖掘教育系统服务公共文化发展的潜力,利用文体专业教师开展更多更好的公共文化活动。
    3.充实志愿队伍。充分发挥共青团牵头的志愿服务组织的作用,让先进青年群体在基层公共文化建设中的发挥其独特的魅力和活力。建议由区委有关部门牵头,建立“大学师生服务农村基层公共文化联盟或联席会议”等模式,深入挖掘驻我区9所高校、10多万师生的巨大潜力,有计划地发动和组织师生到村(居)开展公共文化活动,让广大学生学习于斯、实践于斯、服务于斯。
    4.建立监管队伍。建设一支专职或兼职的基层公共文化监管队伍,依法依规做好农村文化阵地的日常监管工作,防止黄、赌、毒、邪发生,净化社会风气,引导广大群众过上健康、文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