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议政建言
关于流溪河(从化段)水质保护情况的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4-10-23  来源:

  为推进我市生态文明建设,根据市政协年初召开的九届十次常委会议确定的今年专题调研课题,市政协于6月上旬开展了“流溪河(从化段)水质保护”专题调研,先后到市水务局、环保局等相关职能部门,吕田镇、良口镇、江埔街等沿河镇街进行实地走访考察、座谈交流,深入了解我市对流溪河水质保护的情况,听取关于加强流溪河水质保护的意见和建议。

  流溪河是广州的“母亲河”,我市一直以来十分重视流溪河流域的水质保护工作,经历届市委市政府的不懈努力,特别是近年我市坚持“大生态”发展战略,借助“亚运”东风,大力实施“水更清”工程,采取了一系列积极主动的措施,使流溪河水质一直保持在优良水平。但调研也发现,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城镇人口的快速增长,流溪河水质正面临日益严峻的挑战,保护工作不可等闲视之。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水质保护现状

  流溪河起源于我市吕田镇桂峰山,从北往南纵贯我市,至太平镇出境,在我市境内河长约113公里,占流溪河全长的72%。据监测结果显示,我市流溪河地表水100%达到《广东省水环境功能区划》水质标准,饮用水源水质100%达标。其中,吕田镇“磨石顶”至良口镇“坝下海咘”(长27.9公里,占24.7%)的水质保持地表水Ⅰ类水平,良口镇“呔根枫”至江埔街“鹅公头”(长44.2公里,占39.1%)的水质保持地表水Ⅱ类水平,江埔街“鹅公头”至太平镇杨河桥(长40.9公里,占36.2%)的水质保持地表水Ⅲ类水平。在广州这个繁华喧嚣的大都市里,仍有一湾碧水自由地流淌在蓝天白云下,实属生态奇迹。这些成绩的取得,得益于我市为保护流溪河水质,持之以恒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

  (一)污染源治理全面深化。采用多管齐下的办法,进行全方位治理。比如,对工业污染源治理,自2008年以来,全市先后关闭了9家水泥厂、16家水污染企业、130家石粉厂和所有红砖厂。目前,我市已有23家重点排污企业落实了废水在线监控系统建设和废水治理设施资质营运工作。对农业面源治理,大力推进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与优化,引导发展“无公害食品”等生态农业,大力推广测土配方施肥,指导农民选择使用生物农药,推广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降低农药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对养殖业污染源治理,把全市划分为禁养区、限养区和适养区,把流溪河从化段两岸纵深5公里、支流1公里范围列入禁养区范围,从功能区划上规范养殖行为,依法对全市禽畜养殖业实施全面监管。大力开展农家乐水质污染源专项整治,采取“疏堵结合、综合治理”的方法,促进了农家乐的健康发展,收到了积极的效果。

  (二)治污设施建设日臻完善。采用“网络化”办法,推进治污设施“点”“线”“面”建设。在广州市的大力支持下,我市污水处理系统日趋完善,近年新建了5间污水处理厂、120公里污水处理管网,现有太平、中心城区、温泉、良口、明珠工业园和从化水质净化厂等6间污水处理厂,总处理规模达11.7万立方米/天,每年有效处理污水2200多万吨,城市污水集中处理率达87%。目前正按规划筹建吕田、鳌头污水处理厂。同时,全市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涉及全市218条行政村,计划新建污水处理设施点约1200个,其中已建630个,在建80个,累计投入2.24亿元,惠及103个行政村、22.4万人,使农村污水处理率达到50%。

  (三)河道建设管理整体提升。采用堵疏并举的办法,加强河道管理。比如,严把流溪河管理范围内的项目建设审批关,以环境承载力决定建设规模,进一步规范了流溪河沿岸的开发建设。大力加强水土保持,严格要求流溪河两岸的项目建设单位在施工前编制水土保持方案。截至今年5月,流溪河两岸的“方圆明月山溪花园”项目等18个较大规模建设项目均办理了水土保持审批手续。通过开展小海河华景段整治工程、黎塘河一河两岸整治第一期工程等,较大程度地改善了流溪河的水生态环境。加大水面保洁投入,从今年起我市财政每年投入300万元,对流溪河主干流水面进行全面保洁,确保河流水面清洁。

  (四)森林保护工作卓有成效。把保护森林作为优化生态、涵养水源、保持水土的重要举措。我市现有林业用地面积为208.7万亩(含黄龙带、大岭山林场),森林覆盖率达68.8%,达国际先进水平。其中,生态公益林总面积为102.51万亩,覆盖率达52.52%。Ⅰ类林区有7.98万亩,Ⅱ类林区有19.97万亩,Ⅲ类林区有62.75万亩,Ⅳ类林区有11.81万亩。其中吕田、良口、温泉镇作为流溪河上游的主要流域,生态公益林面积共71.69万亩,约占全市的70%,对流溪河水源保护起到了重要作用。

  (五)行政执法巡查常抓不懈。寓行政执法于管理之中,实现管理常态化。每年定期开展流溪河饮用水源保护专项行动,加强汛期、枯水期环境监管,落实“铁腕治污”措施,从严查处水环境违法行为。比如,加大全市性巡查执法力度,强制清理流溪河无证采砂场,严厉打击偷采河沙行为。制订了《从化市河道水质巡查实施方案》,明确我市水利管理单位职责分工,建立河道水质巡查制度,对流溪河主干流及其主要支流的水质开展日常巡查,及时掌握河道水质状况,快速处置河道水质污染问题。从2011年开始清理流溪河城区段征租用滩地被非法种植行为,至2012年年底已实现清理工作常态化,每周开展一次清理行动,加强事前监管,每发现一宗处理一宗。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污染源头仍呈现“多元化”。我市流溪河流域的污染源主要有工业污染源、生活污染源、农业面污染源、养殖业污染源、第三产业污染源、房地产开发和交通建设项目带来的水土流失问题等。据统计,我市流溪河干流沿线房地产项目47个、高等院校7所,沿线1公里内餐饮业共96家、大型酒店共16家,流溪河支流工业企业共355家。比如,工业污染源防治不绝,个别企业单纯追求经济效益,不重视环保设施的配套建设、日常使用和维护,甚至偷排、漏排废水;部分企业废水处理设施老化,难以实现废水处理达标排放,工业废水对流溪河的污染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治理。“5.23”水灾后,残留在沿岸树枝上、随处可见的“万国旗”,说明生活垃圾对河流的污染也不容忽视。

  (二)设施建设仍未能“网络化”。我市虽然建设了6个污水处理厂,使污水处理率得到较大的提高,但纳污管网建设尚未达到全覆盖,导致截污不全面,特别是生活污水得不到有效收集和处理。比如,迎宾大道沿105国道至温泉入口段、从温泉镇卫东村至流溪温泉入口段和太平动漫城至水南村段尚未铺设污水管网,全市仍有115条行政村未建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还有旺城、图书馆、向阳大道等片区,英豪学校、凤凰山疗养院和滴翠山庄以及全市80%的行政村尚未接驳污水管网,成为污水收集盲点。

  (三)综合执法仍存在“碎片化”。对流溪河的管理,各部门只“各负其责”,存在“各吹各调”的现象,未能形成统一协调高效的监管机制,未能有效演奏出“同台大合唱”。比如,对于农家乐的环保监管,水务、环保和旅游等部门职责交叉,未形成协同管理机制,难以有效推进。据了解,我市现有农家乐300家左右,只有18家办理了环保手续,其余的大部分证照不齐全。农家乐环保设施简陋,缺乏污水管网,而且相当部分农家乐自行建造的污水处理池,在容量和处理效果上都不达标。对于流溪河两岸的食肆也缺乏长效监管机制,存在污水直排或不达标排放的现象。

  (四)常规巡查仍缺乏“日常化”。日常巡查仍存在盲点,未能有效做到防患于未然,仍存在因小失大的现象。比如,规范生猪养殖整治工作,停养复养现象反复,整治工作成效打折扣,导致生猪养殖对环境的污染得不到有效遏制。禽畜养殖户环保、安全和法律意识普遍淡薄,部分养殖户未能按规定建设沼气池和化粪池,随地抛弃禽畜粪便,造成污水横流;未能及时规范处置病死禽畜,甚至随意丢弃,将相当部分病死禽畜丢弃于河流、水圳及荒山野岭,直接或间接地对河流水质造成严重影响。

  (五)民众意识仍停留“习惯化”。我市农业生产以农户单家独户经营为主,群众对防治农业面源污染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认识不足,尚未引起重视。农民仍然保持传统种植观念,滥用农药、化肥的情况时有发生,农药、化肥的包装容器随意丢弃,但又难以进行有效监管,相当部分的化肥农药成分随水土流失和农田退水进入河流水体,成为影响流溪河水质不可忽视的因素。对群众向河道、水渠直排生活污水、倾倒垃圾等现象,缺乏经常性有效监管,防治效果不明显。

  三、存在问题的原因分析

  (一)污染源头治理不彻底。面对多元化的污染源,未能做到有效“堵”和“治”,仍存在百密一疏的现象。比如,生活污水控治滞后,流溪河境内有支流146条,其中流域面积在100km2以上的有6条,沿河镇街生活污水存在通过支流流入流溪河的情况,直接影响流溪河水质;城镇还有部分区域尚未实现垃圾分类和集中清运,农村垃圾收集储运设施和保洁人员管理不完善,城乡垃圾收集清运工作滞后,间接地影响了流溪河水质。

  (二)生态补偿机制不给力。我市虽然实行了生态林补偿机制,但对林区群众来说,存在“有树不能伐,有地不能垦,有矿不能采”的矛盾,限制了增收致富的渠道和途径。同时,生态林补偿标准与实际不对称,生态林的类别划分不合理,分级过细,大部分被划分为Ⅲ级,影响了保护森林的积极性。比如,良口镇水源林约有36.4万亩,每年补偿仅有1922.8万元,其中Ⅰ类林80元/亩、Ⅱ类林70元/亩、Ⅲ类林50元/亩、Ⅳ类林20元/亩。此外,未建立水资源和农业生态补偿机制,存在顾此失彼的现象。

  (三)治污设施运转不正常。我市2010年建成的农村污水处理设施至今已运行4年,根据有关技术要求,设施除正常的日常维护工作外,还要进行三年一中修、五年一大修,但专项的大中修费用还无法落实。据了解,我市农村相当部分设施点线接驳不上,形同虚设,处于“休眠”状态。城镇污水处理系统日常费用运行问题亟待解决。比如,良口镇1号污水处理泵站是良口镇污水处理厂的配套设施,现因拖欠施工电费等原因,至今仍然未开通使用,导致良口垃圾压缩站污水直接排入流溪河。

  (四)行政执法机构不健全。水务部门在水行政执法上存在“事来了,人员编制没有来”的无奈,目前处于水行政执法和水资源管理、执法和审批不分家的状态,共用8个行政编制,负责全市水域水质巡查。同时,专业技术人才匮乏,缺少专业技术支撑,可谓心有余而力不足。环保管理队伍建设也相对滞后,全系统在编在岗约40人,其中执法监察大队仅有16人,要应对全市约2000平方公里的日常环保执法、信访、环境监测等工作。农业部门的执法队有机构无人员编制。渔政从化大队是我市唯一的渔业保护执法单位,工作面广线长,却只有9名执法人员。吕田镇有55万亩的山林面积,只有5名干警、10名辅警,执法力量薄弱。

  (五)水质保护权责不明晰。在管理上存在“有权无责,有责无权”的现象。比如,镇街一级没有对应的环保业务部门,缺乏环保行政执法权和业务管理权,对农家乐的污染问题就存在“想管也管不了”的问题,在环保问题管治上存在盲点。对流溪河水面保洁工作,有关文件明文规定实行属地管理,但事实上是权责分离,镇街没“权”却要担“责”,陷入“要我管”与“无权管”的困境,制约了水质监管工作的开展。

  (六)执法力度不坚决。在执法过程中,仍存在“失之于软,失之于宽”的现象。比如,偷采瓷泥现象屡禁不绝,造成植被破坏,水土流失,河床升高,近年来在北部山区连续出现的“5.15”“8.16”“5.23”水灾等怪异现象,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思考。再如,重视项目水土保持手续审批,但不注重水土保持效果验收,明显缺乏刚性手段约束。如大广高速项目施工、流溪温泉旅游度假区建筑施工造成大量山地裸露,直接造成流溪河两岸的水土流失,泥沙被雨水冲刷至河里,导致流溪河水质变差。“5.23”洪灾后,流溪河水久浊不清便是明证。

  (七)财政资金保障不到位。农村污水处理设施缺乏日常运管和大中修资金,虽然广州市财政已按一定的标准对我市145条村已建农村污水处理设施进行补助,但远不能满足设施日常运行和管理的费用所需,部分设施已出现停运现象。新一轮“水更清”污水治理需建设10个治污项目,工程投资约需3.91亿元,但相关项目的建设资金仍未落实。

  四、工作意见和建议

  (一)强化一个“法”字, 提高依法治水水平。于今年6月1日施行的《广州市流溪河流域保护条例》,为保护流溪河提供了法律保障。我们应抓住契机,一方面,广泛深入开展《条例》的宣传工作,可将与我市息息相关的《条例》纳入干部普法学习的内容,做到家喻户晓,让保护流溪河成为干部群众的自觉行动,让行为规范在法律框架之内;另一方面,加大执法力度,拿起法律利剑,严厉打击偷排、偷采、偷挖等违法行为,让流溪河自由地流淌在法律保护之下。

  (二)把握一个“机”字,全面推进综合治理。今年7月14日,广州市政府通过了《广州市流溪河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工作方案》,明确提出到2025年,流溪河要变成饮用水源,保证满足广州全城半年饮用水需求。这既为我市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也为我市带来前所未有的好机遇。我们应把握机遇,加强与广州主管部门的联动,更好形成合力,及时谋划,主动作为,主动担当,综合治理,加快完善沿线城镇区域内污水收集系统,加快污水处理厂建设,提高城镇污水处理率,开展良口、吕田干流河堤加固整治,抓紧“5.23”水灾支流河堤损坏的修复工作,全面推进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工作,并积极探导将污水处理系统纳入大广州统一运行的可行性。

  (三)激活一个“市”字,让市场机制助推生态保护。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实行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补偿制度,其主基调是市场经济。今年4月修订的,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环境保护法》,也特别强调要充分发挥经济政策和市场机制的作用。由此可见,在推进生态环境治理中,除了运用行政力量外,还须借助市场机制取得新的突破。为此。一可探索建立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即是指在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的前提下,排污单位与环保部门(一级市场)或处污单位之间(二级市场)进行排污指标交易,体现资源有价和有偿使用,改变现行“定标不定量”象征性缴费的现状;二可探索建立水权有偿使用和交易,改变过去水资源以公共产权的形式存在,成为“免费的午餐”,资源消费的竞争性、有偿性没有得到体现,浪费与破坏的成本很低的状况,让水权同样进入资源市场,实行有偿使用。

  (四)布设一个“防”字,从产业上防控水质污染。保护水质关键要从源头上预防。对水源保护区范围内的地块,要充分考虑环境承载力,既要开发更要保护,严格按《条例》要求,把好项目准入关。一是严把项目环保审批关,贯彻“三个一律”标准(凡环保不符合要求的新建项目一律不准上马;凡环保设施未经验收合格的在建项目一律不准投产;凡经限期治理和改造仍不达标的已建项目一律关闭)。二是加强土地供应管理,严把规划红线,严格按划定的主体功能区进行产业布局。比如,北部片区为限制开发功能区,原则上禁止发展工业,重点发展生态旅游休闲产业和生态特色农业。同时,沿流溪河流域主要以发展高科技产业、控制发展房地产,淘汰污染大、能耗大的产业,不搞低档次项目建设,不搞重复建设,从源头上控制新污染源的产生。

  (五)合围一个“堵”字,从源头管控上强化截污成效。保护水质,重在全面治理,要按照查缺补漏的原则,及时堵塞漏洞,清除盲点。一要加强保护农业生态环境。建立和完善农业面源污染监控和保障体系,推进农村土壤污染防治,推广测土配方施肥技术;鼓励使用高效低毒农药,大力推广使用高效控释肥、有机肥料,提高化肥、农药利用率;大力推广冬种和水旱轮作,改善土壤理化性状,提高作物抗性,减少化肥、农药的使用。可探索“农业地产”模式,正确把握和运用农业用地政策尺度,有效化解农业建设用地矛盾,实现转变经营模式,推行绿色、生态、环保、体验式农业。二要完善水土保持监管。依法收取水土补偿费,要求做足水土保持措施方能施工,对于逃避水土保持审查或者被限令整改的,依法严处。三要推动新一轮农家乐整治工作。推动《从化市农家乐环境整治工作方案》的落实,加强对农家乐、大排档的治污工作,为经营者提供明确的环保标准、技术指导和设施支持。四要开展规范禽畜养殖管理专项整治行动。进一步落实规范禽畜养殖管理制度,严格审批养殖申报,及时处理违法养殖现象,尽快完善病死畜禽处理机制,彻底改变养猪场污染环境状况。

  (六)引导一个“疏”字,从设施建设上保障截污工作。保护水质,功在堵疏并举,因势利导。一要物尽其用,开展全市性污水管网使用情况摸查,建立台账,让已“休眠”的和被水灾损坏的农村污水处理点设施重新投入使用,力促良口1号污水处理泵站投入正常使用。二要查缺补漏,完善污水处理网络,加快吕田、鳌头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建设,及早启动105国道南北延长线污水管网工程建设,扩大纳污范围,完善城区及度假区的污水管网铺设,确保污水处理做到“零死角”。三要突破难点,加快推进农村生活垃圾清运工程建设,进一步规范农村生活垃圾的收集和清运工作,完善农村生活污水收集管网和处理设施建设,按计划完成余下490个农村污水处理点的建设,进一步提升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覆盖率。

  (七)坚持一个“查”字,从执法巡查上落实管控。水质保护,贵在管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增加人员编制、配齐设备和车辆,把水资源的巡查保护工作常态化。加强水务相关部门的沟通联动,齐抓共管,联合执法,加强对流溪河水环境日常执法巡查,严格监管,一要依法控制流溪河河堤外纵深5公里范围内的土地建设行为,防止水土流失造成河床上升。二要形成河滩地管理常态化机制,及时清理两岸河滩地的非法种植行为。三要加强对河流两岸沿线企业特别是餐饮业的环保监督管理,督促各类企业配套建设、改造升级污水处理设施,坚决杜绝废水、污水偷排漏排现象。四要加强对化肥、农药销售使用的巡查,严禁出售和施用超标化肥、农药。

  (八)编织一个“补”字,健全生态补偿机制。要按照“谁保护谁受益,谁受益谁付费”的原则,建立上下游之间的补偿机制。一要提高生态公益林补偿标准,适当增加生态公益林面积核算,减少林区类别划分,提高Ⅱ类公益林面积比例;完善生态公益林管护制度,增设镇级公益林管护专项资金,提高村社的管护工作经费,建立管护工作奖惩机制。二要建立水资源保护生态补偿机制,对吕田、良口等重点地区实行财政专项转移支付,确立生态补偿专项资金,特别是加大流溪河流域上游地区的水源涵养、生态示范创建、环境污染治理与生态环境恢复补偿。三是建立农业生态补偿机制,促进河流沿岸开展生态保护和污染防治工作。

  (九)盘活一个“人”字,从队伍建设上保障监控效果。事在人为,要做到有人管事。一要健全机构,成立市级流溪河水质保护专门工作领导小组并下设镇街工作小组,切实统筹协调水务、环保、林业、农业、畜牧、国土、规划等部门发挥职能。成立河流综合执法大队,挂靠市水务局,实现人员综合利用,加大日常综合执法力度,加强监督管理。二要充实队伍,充实专业技术人员,做到人随事转,逐步解决工作职责与人员配置不相符问题,推动保护工作重心下移、执法前移,实现水资源巡查保护工作常态化。比如,对林业管理,要强化“三级管理”,充实镇一级森林消防队伍,按照山林面积核定护林员数量,给各经济社配备专职护林员,负责日常管护工作。

  (十)落实一个“责”字,把水质保护责任落到实处。探索试行“河长双轨负责制”,实施流域统一管理与属地分段负责相结合的管理体制,建立“全流域规划、上下游联动、分河段负责”的管理模式,从良口圩镇到杨河桥干流,由相关部门负责,其中指定一人任“一级河长”负主责,其他相关部门负责人任“副河长”负次责。对支流采用属地负责的办法,由镇街行政负责人任“二级河长”。各“河长”对交接断面水质及所辖行政区域综合整治工作负总责,减少流域内污水直接排放,明确各断面水质目标。同时,辅之建立与“责、权、利”相统一、相匹配的运行机制,实行条块结合、奖惩结合,通过对各分段水质的精细化考核,加大奖惩力度,推动我市流溪河上游水环境质量稳中有升,中下游水质明显改善,实现流溪河“水更清”目标。